香港《南华早报》6月8日文章,原题:为什么美国破坏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经济融合的企图不会得逞  美国总统拜登在东京启动“印太经济框架”(IPEF)——也许预示着全

香港《南华早报》6月8日文章,原题:为什么美国破坏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经济融合的企图不会得逞  美国总统拜登在东京启动“印太经济框架”(IPEF)——也许预示着全
香港《南华早报》6月8日文章,原题:为什么美国破坏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经济融合的企图不会得逞  美国总统拜登在东京启动“印太经济框架”(IPEF)——也许预示着全球化的转向——无疑是选对了地方。毕竟,战后全球化是从日本真正开始的——起于20世纪50年代,到60年代开花结果——当时正处于冷战时期和朝鲜战争之后不久。日本成功的出口经济激发了“亚洲四小龙”。东亚全球化的这两个初始阶段造就了索尼、三星、丰田和现代等全球性公司——通过进入欧美市场而得以实现。随着20世纪70年代末中美关系缓和,东亚的全球化进入第三个阶段。在这个阶段,中国成为“世界工厂”。正如之前的日本和韩国一样,中国一直在从制造劳动密集型产品向技术先进型产品转变。随着中国的科技进步和国际拓展(如通过“一带一路”倡议),东亚全球化进入第四阶段。中国在2011年成为头号制造业大国,在2013年成为头号贸易大国。2020年,中国每年的新专利数量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的总和。就像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一样,中国已成为美国经济霸主地位的一个威胁。在美国背弃《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CPTPP)之后,“印太经济框架”可被视为其破坏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的无力尝试。然而,与美国在东亚全球化早期阶段的决定性和建设性作用不同,如今美国是在亚洲策划去全球化,但难度要大得多,原因有几个。首先,美国在早期阶段的行动与市场力量相一致。而现在,美国是在逆市场潮流而动。奉行资本主义的美国应该很清楚与市场逻辑对着干的挑战。其次,美国今天的经济主导地位已大不如前,它占世界经济的四分之一,而在1960年占到40%。与此同时,中国是大多数亚洲国家的头号贸易伙伴。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贸易额是其与美国的2.5倍。随着亚洲全球化的推进,世界的科技重心已转移到东北亚。在2021年专利合作条约的前10名申请者中,有8家是中国、日本或韩国公司,而高通是唯一的美国公司。美国面临重重困难的第三个原因是,在亚洲的经济发展中,中国可以提供的不只是雄厚的财力。从高铁到5G,甚至可再生能源,中国都是世界领先者——往往远远领先于美国。此外,在通胀上升超过工资增长的情况下,美国需要减轻而不是加重消费者的痛苦。剥夺美国消费者从中国进口商品中获得的利益,或者用关税来抬高物价,只会加重他们的痛苦。虽然美国的目标是遏制中国的崛起,但这样做的意外后果可能是相反的。在一个非全球化的世界里,美国消费者不得不使用质差价高的商品,而中国消费者可以获得高质量的廉价商品。在实体经济领域,中国只会扩大对美国的领先优势。最后,像新加坡一样,聪明的国家能与大国共舞。亚洲国家可以在口头上配合“印太经济框架”以取悦美国,同时参与RCEP和“一带一路”倡议进行更务实的合作。东亚全球化的早期阶段,美国支持主要是出于冷战考虑,而新的美中冷战——伪装成意识形态较量的大国竞争——正促使华盛顿推动非全球化。但是,全球化已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经济力量。中国的经济开放促使许多东亚经济体的制造业整合到中国。同理,在全球化的下一阶段,人们将看到经济活动更多地扩散到许多亚洲国家。在劳动力短缺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下,中国的高端制造业正在实现自动化,而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向东南亚转移,而且往往是由中国企业投资的。针对中国的反全球化行动反而会迫使中国变得更加全球化。中国是亚洲繁荣的关键,地区国家将欢迎美中竞争——只要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机会。但是,去全球化只会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糟,不仅是在美国和中国,更重要的是在东南亚和南亚所有正在实现工业化的国家。(作者温斯顿·莫克,陈俊安译)责编:夏丽娟